母爱


  火树银花灯如昼,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又到一年一度的元宵节了,繁华的城市张灯结彩,热闹不凡,而我心心念念的却是小时候母亲亲手做的元宵。“闹元宵,煮元宵,骨肉团聚满心喜,男女老幼围桌边,一家同吃上元丸。”小时候,每到元宵节,母亲都要亲手包元宵,元宵所用的就是黏米面。为了吃这顿美食,要经过一道道繁杂的工序,那是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不行思议出的辛苦。
  上世纪80年代大部分农村仍处于落后的农耕时代,小孩子从小就要接受这样的磨炼。每当捣碓的时候,我能做的就是翻米,偶尔也可以帮母亲一起踏碓,但是我坚持不了多久,腿就酸了。母亲看着我冻得通红的小脸蛋,就心疼地把我赶回屋里看电视去了。也许是体验了捣碓的艰辛,再吃元宵就会感到特别有滋味。
  正月十五一大早,母亲和姐姐们就开始准备元宵馅,熟花生米、核桃仁研碎再炒香,这是五仁馅。准备好馅料,就可以包元宵了,和好的黏米面揉搓后揪出一小段一小段的面团,用手拍成面饼放上一小勺馅料,包好的元宵放到簸箕上的干面粉里滚一滚,面球就会变得滚圆并且皮也不会粘了。这个时候站在旁边看热闹的我,早已馋得直流口水,偷偷捏一把五仁馅放嘴里吃,母亲也不责骂,只是嗔怪地笑着说:“小馋猫!”
  包好元宵,锅里煮着的水也开锅了,滚圆滚圆的元宵,一个接一个跳进炒米水里,几分钟后,元宵漂浮起来就算煮熟了。盛上一碗,加上白糖,珍珠般晶莹剔透的元宵,早已让味蕾绽放,顾不得烫,嘶嘶哈哈连吃带喝,直吃得心花怒放,满头是汗,直呼好吃。
  几十年来母亲始终坚持本身做元宵,直到有一年,年迈的母亲不再本身制作元宵了。元宵节我在超市买了元宵赶回家过元宵节,我对母亲说:“娘,超市里什么馅料的都有,想吃咱就买。”
  母亲连忙摇头:“可别乱花钱了,一袋两袋就够吃。”“元宵不贵,想吃就经常给你买啊。”我固执地说。
  母亲叹了口气:“哎,我已经很多年吃不下黏米面食了,吃多了不消化还胃疼……”
  本来母亲早就吃不了元宵了,几十年来一直坚持做元宵,不外是为了给孩子解馋,更想让孩子们感受节日气氛。那一刻,我忽然热泪盈眶,这些年我自以为拼尽全力地孝顺母亲,对母亲的爱有多么深,其实远不及母亲爱我的万分之一。□张西武

德州捕鱼王棋牌主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捕鱼王棋牌主管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捕鱼王棋牌主管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捕鱼王棋牌主管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捕鱼王棋牌主管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不雅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